影丨欢迎来到林中小屋,你能活着出去吗?

2017-04-26 要看啥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作为恐怖片爱好者的小退,终于要推送这部心头好电影了。

是的,《林中小屋》,不是2014年香港上映的那个夜蒲电影,它讲了一群智商在线的男女勇闯林中鬼屋的故事,为什么能让小退这么爱?

 

(突然觉得剧情简介都不用了,毕竟一句话就可以概括的事情……)

 

网络上流传着一篇名叫《恐怖片生存法则70条》的文章,里面详述了若想在恐怖片里求生存,应当注意的70点内容。《林中小屋》作为一部反传统类型的恐怖电影,在剧情的安排上则对这些“生存法则”进行了一定的调侃与顺应,因此咱们观众看到的,就是一群有颜值有智商的男女最后没斗过远古上神的故事。(啊咧?剧透了?)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林中小屋》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被看做是克苏鲁文化影响下的作品。(点击这里查看有关克苏鲁的小科普)作为终极大boss的“远古上神”,在电影中一直就没露过面,甚至最后也只伸出了一只手,非常符合克苏鲁“巨大、神秘、未知”的特点。

另外,《林中小屋》也可以被看做是反真人秀的电影。现在真人秀节目在世界各国大行其道,而真人秀节目的最高境界就是参与其中的选手并不知道自己在参加真人秀,换句话说,最真实的反应才是观众最想看到的。

 

在《林中小屋》里,一场好友之间的周末远足实际上是一场专门做给“远古上神”看的秀。谁也没法说清这些神究竟是什么,似乎他们长居于地底深处,一旦没看到自己满意的、人类被鬼怪折磨的秀,就会发怒:人类的死亡是对他们的献祭。转念一想,这跟现在追捧收视率的电视制作人没什么区别嘛。

 

关于电影的背景呢,小退就介绍到这里了。对于《林中小屋》这种观赏度极高的电影(是的,男主演是我锤哥),就适合在关闭所有灯光的客厅,窝在沙发上,端好一盆爆米花静静欣赏。所以各位读者老爷们准备好了吗?鬼怪旅程现在开始……

 

电影一开始,两个中年研究员在一条走廊里吐槽着自己的工作。一个女研究员走过来告诉他们,斯德哥尔摩的实验失败了。

一名研究员(以下咱们简称眼镜员)说:“谁都知道瑞典人说话没谱。”【小退注解:瑞典的恐怖片在经历兴盛时期之后,现在也逐渐没落了。哪怕2008年推出了广受好评的《生人勿进》,在眼镜员心中也只是一般般的代表。】在眼镜员和酒窝男心里,能与他们进行竞争的,只有日本。【小退注解:想想日本这两年的恐怖片吧,有诚意的又有几部呢?】

对于这样的恐怖生存真人秀,不知道是这群研究员压力太大,还是纯粹心理变态,他们甚至用真人秀主角要选择的鬼怪类型来打赌,赔率不等。

在主角一群人意外开启“僵尸一家”模式后,酒窝男还颇为遗憾地说:“我永远看不见人鱼了。”


随着剧情的发展,观众才明白:合着我们平常看的恐怖片,那些吓得我们一惊一乍的恐怖片,都是有固定的桥段,甚至是可以被进行操控的?为什么小退要这么说呢?来看几个例子吧:

 

1. 碧池必须先死定理

不不不,小退并不是说黑人必须先死。在恐怖片中,一个吸引人的因素就是其中必然露腿/露胸的金发无脑妹。在本片中,名叫朱尔斯的女孩儿临出发前特地去染了金色头发,风情万种。殊不知她的染发剂里被眼镜员和酒窝男安排了控制性激素分泌的物质,嗯……特别容易动情……于是在她和我锤哥饰演的科特愉快地准备进行野战的时候,扑街。


2. 抑制住好奇心就不会作死定理

为什么小退说这群男女其实智商在线呢?因为刚到小屋的时候,虽然众人都觉得小屋气氛诡异,但没有人四处瞎走乱翻。如果不是眼镜员和酒窝男故意打开了地下室的门板,或许他们几个人根本不会招惹到僵尸一家。即使门板刚被打开,科特还是劝阻大家不要下去。不过朱尔斯是注定作死的,她以“大冒险”去挑战戴娜,让戴娜下到地下室,开启了众人的恐怖之夜。


3. 不分头行动不会死定理

传统恐怖片中,经常能听到这样的对话:“你上楼,我下楼,咱们分头行动。”然后被鬼怪分别击破。在《林中小屋》里,科特面对朱尔斯惨死的情况异常心痛,但他及时聚集了剩下的朋友,准备组团逃出这片森林。

如果科特能一直保持这样清醒的头脑,他们一行人也不会扑街了:还是眼镜员和酒窝男,听到科特如此英明的安排,就给他呼吸了一种会扰乱心智的迷药,科特瞬间改变决定,一行人就这么分散了。

 

4. 只要有人做出牺牲,剩下的人就能逃生定理

经历一番厮杀,科特带领着戴娜与荷登开上来时的面包车,准备冲出隧道,回到文明世界。本来应当被爆破堵住的隧道因为电路故障,没有发生爆破,一路畅通。眼见科特一行人就要通过隧道了,眼镜员与酒窝男及时修复了电路故障,隧道爆破及时发生,三个人被堵在了隧道里。

于是科特准备利用摩托车飞跃并不算太宽的峡谷回到森林对面进而求助外界,理论上来说,如果他成功,那么戴娜与荷登稍微等一等,也是可以活下来的。然而他们都忽视了刚到森林时发生的一幕:一直老鹰在峡谷中盘旋,突然一头撞在空中掉了下去。老鹰其实是撞在一块用于隔离的电子屏幕上。科特并未注意这一点,于是成功地,扑街了。

 

在影片中,通过最后西格尼·韦弗饰演的高管的介绍,观众们会知道,这5个人的死亡顺序是一定的,即必须按照“碧池——蠢货——运动健将——智者——处子”这样的顺序去死,否则即使有献祭,也不会让“远古上神”感到满意。

 

于是咱们看到朱尔斯(碧池)是第一个死去的,第二个是存在感非常弱的马提(蠢货),第三个是科特(运动健将),第四个是荷登(智者),而最后一个则是戴娜(处子)。可是当戴娜听到“处子必须最后死”的要求时,忍不住呵呵笑出了声音。高管诧异了:难道我们弄错了?


是的,不仅是公司高管弄错了死亡顺序,就连观众都被骗到了。小退就通过截图来告诉大家,真正的死亡顺序应该是什么。

 

1. 朱尔斯——碧池(误)——蠢货(②)

虽然朱尔斯从一出场就在卖弄风骚,期间与野狼雕塑舌吻、在马提身上跳热舞,谁都会觉得这是一个大写的碧池。但事实上,她才是真正的蠢货。如果不是她指挥大家下到地下室,众人的命估计都能一保。

2. 马提——蠢货(误)——处子(⑤)

马提长得特别蠢,还抽大麻,不爱看有字的书,看书也只看有画儿的,可他并不蠢。

他们在加油站遇到一个面相凶恶的老头儿的时候,马提是这样讽刺他的:

这样的人能叫蠢货?同时,马提也是第一个发现众人不对劲的人:

另外,5个人炉边聚会的时候,马提也只能把大一时与朱尔斯的一次亲吻当做值得炫耀的性经历,poor魔导师啊。


3. 科特——运动健将(误)——智者(④)

虽然咱们科特的身材一级棒,会游泳会骑摩托车,但他并不是运动健将。在电影刚开始的时候,科特看到戴娜的书包里装了一些书,他建议戴娜不用读这些,并且非常有见解地为她推荐了参考书目。

(是的,乔斯·韦登是制片人)

4. 荷登——智者(误)——运动健将(③)

戴眼镜的就一定是智者了?小退也戴眼镜啊,可是也没见得有多聪明啊?斯斯文文的荷登戴着眼镜,可是他并不是智者。线索同样在开头:科特朝着二楼窗外扔出了一个橄榄球,站在大马路上的荷登一纵身一伸手便抓住了橄榄球。

并且当荷登与戴娜独处的时候,通过两人的对话也能看出,荷登并没有读过太多的东西。

(常看美剧的读者老爷应该看出来了,荷登的扮演者是《实习医生格蕾》里的Dr.Avory)


5. 戴娜——处子(误)——碧池(①)

看起来清纯的戴娜事实上才是碧池。线索还是得在影片开头寻找:朱尔斯问戴娜跟教授的关系断没断,教授就是一个贪图女学生美好肉体的禽兽,可是戴娜不顾对方有家庭的事实,对教授情根深种,甚至自己的素描本上都是教授的画像。即使戴娜不是碧池,处子两个字肯定不属于她了。


当然了,全片最激动人心的一幕,也是小退最喜欢的一幕,就是当戴娜与马提深入研究所内部,躲在电梯控制室里,放出了一群经典鬼怪来对付保安的场景。电梯到达时发出的“叮”的一声,在小退听来简直美妙无比。


至于这里面究竟有些什么神奇生物,小退在这里就不赘述了,有兴趣的读者老爷可以在豆瓣上去搜索一下,有人对这些生物的名称及出处进行了详细的介绍。


然后呢,酒窝男愉快地死在了他一直想见见的人鱼嘴里,得偿所愿。


《林中小屋》这部电影,打着反传统恐怖电影的旗号,讲述了一个传统的恐怖故事。不知道读者老爷们看得过瘾嘛?关于这部电影的解读还有许多,小退也只是说了一些自己的小想法而已,欢迎读者老爷们一起来讨论~


彩蛋:这期推送,小退是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下写出来的……一个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