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丨没有实质的信仰,不过是头顶的一坨装饰物

2017-04-26 要看啥


今天小退挺blue的,不准备搞笑了,所以今儿什么表情包都没有。

 

咱们今天也不按之前的套路来,先来说说小退看完今天要推荐的电影之后的一些小想法吧:

 

人都有信仰,哪怕是相信自己,那也是信仰。可是为之奋斗的信仰有一天告诉你,你做的这些都没什么用。在制度之恶与虚伪之下,对信仰的坚持是不是还有意义?

 

今天咱们要说的电影,是1962年由日本著名导演小林正树执导的、根据泷口康彦的小说《异闻浪人记》改编的电影《切腹》。小林正树是著名的反战导演,《人间的条件》、《东京审判》就出自他手。小林正树黑泽明、木下惠介以及市川昆,并称日本影坛四骑士

咱们还是先来看看剧情介绍:

 

宽永七年德川幕府第三代将军家光时,当时由于实施中央集权,削弱了许多诸侯大名的权力,曾经叱咤一时的武士阶级很多失业沦为浪人。残酷的现实使得无所事事的浪人经常跑到诸侯家,表示要切腹自杀,而势力被削弱无力招揽更多浪人的诸侯只得用钱打发他们走。于是这成为当时流行的敲诈手段。一天井伊家来了一位名叫千千岩求女的浪人,他也提出同样的要求,家臣决定将计就计,让他切腹,结果千千岩求女在极度痛苦中咬舌死去。

几个月以后又有一名叫做津云半四郎的老浪人前来要求借井伊家宝地切腹自杀,其原因也是不堪生活的困苦。井伊家御家老于是出面应付。但在切腹之前,津云要求讲出自己这辈子的故事……

 

看完电影的本退,惊异于本片导演总是使用俯视镜头不规则构图以及演员几何般的站位所展现出来的仪式感。如果说在影片上映的年代有哪部电影能比肩或超越黑泽明的,《切腹》一定是其中之一。(《切腹》主演仲代达矢在黑泽明的《七武士》中也有出演,且凭借在《切腹》的表演获得《电影旬报》“蓝绶带奖”的最佳男主角奖。)


这部电影在2011年被翻拍了,由日本当代著名导演三池崇史执导,市川海老藏、瑛太、役所广司、满岛光、竹中直人等人出演,并改名为《一命》。小退大概看了一下这个版本,毕竟是彩色电影,画面色彩看起来比黑白电影要带感,但与原版比起来还是少了一些深刻的感觉。

今天咱们还是以1962年版本的《切腹》为讨论重点,下面小退以不完全图解的方式带领读者老爷们看看这部震撼人的电影。


当一个落魄武士求上门来,以惯用的手法请求借地切腹,御家老(其实就是老管家的角色)觉得那就成全他吧,不然这些落魄武士会跟尝到砂糖的蚂蚁一样源源不断涌来的。


为了给这个老浪人一个教训,御家老给老浪人讲了一个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和老浪人来自一个地方,不过老浪人否认二人认识,毕竟自己的主公在巅峰时期,家臣超过了一万二千人。


御家老故事中的主人公也想来行骗,不过被御家老以及家臣们成全了切腹。家臣们发现这个名叫千千岩求女的浪人嘴上说着自己想来切腹,然而真正跪在特意为他准备的台子上后,他却要求宽限一两天,等自己办完事之后再回来继续切腹仪式。


御家老和家臣们果断拒绝了这个急迫的请求。其中一名家臣甚至发现,千千岩求女自己的佩刀,两把,刀刃都是用竹子做的。他们更加坚定了“这就是个骗子”的想法,甚至拒绝了千千岩求女想借一把肋差来切腹的请求,要求他用自己的竹刀切腹。


为千千岩求女介错的是井伊家另一名出身名派的武士,他对千千岩求女说:“在你用竹刀完成十字切腹之前,我是不会为你介错的。”十字刀切腹有多痛苦小退不想说,读者老爷们可以自己去百度一下;用竹刀的千千岩求女实在忍受不了这种痛苦,咬舌自尽。


然而这次前来借地切腹的老浪人准备齐全,听过故事后并无太大反应,来到了井伊家中庭准备切腹。不过他对御家老表示,想自己选择介错人。对于武士来说,切腹而死拥有至高无上的尊严,选择介错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御家老同意了老浪人的请求,不过老浪人一连指定了三名武士,都不在场。

(导演中意于这种俯视镜头)



御家老抱歉地对老浪人说,三名武士都生病了请假在家,要不您就将就将就,用我们给您准备的这个人吧。老浪人却非常坚持,表示不请到这三位其中之一绝不动手。御家老没法,只能再差人去请。这时,老浪人说,反正大家闲着也是闲着,要不大家来听听我的故事?“毕竟我的今日,可能是大家的明日。”


老浪人的故事,从自己主公垮了的时候开始。老浪人叫津云半四郎,曾是一名叱咤风云的战将。主公自杀之前,自己的武士朋友就先主公一步而去了(为了在地下继续陪伴主公),留下了自己的儿子——千千岩求女,托付给津云半四郎了。

(津云的女儿与千千岩求女)


于是津云半四郎带着自己的女儿与千千岩求女一起到江户谋生。津云的女儿会糊纸伞,千千岩求女办了个私塾给孩子们授课谋得酬金,只有津云还守着自己的武士道精神,想在江户的大名、贵族家中找到工作。


三年过去,津云女儿长大,津云拒绝了有钱老爷要聘自家女儿为妾的要求,做主让女儿与千千岩求女结为夫妻。婚后小两口的日子过得很是温馨,不久他们的儿子、津云的外孙子出生了。这个时候,江户城里已经开始盛行武士以切腹为威胁进行诈骗的行为。津云对这种行为自然是嗤之以鼻的,虽然自己只是个浪人,但家里的生活在女儿女婿辛劳的操持下依然能将就过下去。


可是悲剧都有一个共同的走向:好景不长。津云的女儿因为操劳过度病倒,千千岩求女实在没有那么多钱请医生,于是当掉了自己的作为武士的象征——佩刀。可妻子的病情并未好转,这时候小儿子又发起了高烧。


津云面对这种困境手足无措。千千岩求女对津云说,自己认识放高利贷的人,准备找他们借钱,便把妻儿托付给了自己的老丈人。津云带着充满希望的眼神送走了求女的身影,却并未想到求女正是准备用自己鄙视的“诈骗”方式去找钱。


等了许久,津云只等到井伊家的三名家臣带回来的求女的尸身。而津云在井伊家家臣口中充满了不屑的描述中,得知了求女惨死的真相,而造成求女惨死的直接凶手,正是送他回家的这三个人。


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五天后,津云的女儿离开了人世;就在之前的三天,小孙子也没熬过去,撒手人寰。津云抱着小孙子的尸体,第一次开始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自己赖以为生的武士道精神,究竟给自己带来了什么。


之后,津云找到了三名家臣其中之二,经过打斗取下了他们的发髻。而为求女当介错人的家臣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主动找到了津云。虽然费了一番力气,津云还是取下了对方象征着武士身份与骄傲的发髻。


津云当着御家老的面抛出了三人的发髻,说:“上一次杀人还是十多年前打仗的时候了。现在我取人首级尚属困难,更别提取人发髻了。”


御家老和众家臣们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面对震惊的众人,津云说出了这么一段话:“不论一个人再怎么贫穷,但他是一个武士,却以切腹为借口勒索钱财,这都是不能原谅的行为。”


“可是这里处理千千岩求女的方法明显是有商榷的余地的。一个武士不顾羞耻乞求几天宽限的时间,必然是有迫切的理由的。简单的问一句为什么,就可知道详细的原因:其妻躺在生死的边缘,其子病重迫切地需要大夫。求女定会是回到家中向我交代后事,然后返回井伊家完成自尽的!”


可是得知真相的御家老认为这仅仅是津云自圆其说的借口。


津云怒道:“求女的确是疯了,但我说他干得好!他的确是一个武士,但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他不能只靠空气生存。当他走投无路的时候,就算求女那么坚强也会为保护家人而发疯的。德川幕府无情的政策让无数的武士们失去了主公,被放逐到深远。饱暖的人怎么会了解他们的苦难与不幸!对求女的请求认为是可耻的人,请容我问一句:若你们身处同样的境地,可有其他什么办法?到头来,这种所谓的武士道精神,只不过是装饰品罢了!


津云惨淡地笑了:“我以为御家老您能理解,只要我解释过后,那么即便是井伊家的家臣也一定会说:‘呀,原来如此,弄到如此田地,的确是我们那天做得太过火了,当时我们处理的情况的确是欠深思熟虑了,如果我们能留余地,无疑对双方都可以,也可以把事情处理得更好的。’


可是御家老只是转身离去,井伊家的家臣们对津云发起了攻击。津云且战且退,杀死4人,重伤8人。御家老只好调集3名火枪手,津云最终丧命在火器之下,不知道这对于一个武士而言,算不算侮辱。


电影到这里就已经完结,其中想讨论并表达的意味,想来看完上面不完全的图解,读者老爷们也有所体会了。武士道精神,时至今日,依然在被许多日本的影视作品提起。要说其中比较深刻的讨论,小退私心认为当属漫画《银魂》

 


《银魂》里,借男主角坂田银时,空知猩猩是这么对武士道精神在武士阶级崩溃后的延续进行评价的:武士精神,从来不是对封建君主的效忠,不是嗜血的民族本能,不同于龙珠以来所有热血动漫主角们口口声声呐喊的“要成为宇宙最强”,武士的精神是保护和继承,是自我反省自我超越,是自己与过去的战斗,是温和地从旧时代蜕变向新时代。

 

(说句题外话,《银魂·烙阳决战篇》看得小退心力交瘁,夜兔家父子这疙瘩算是解开了吧?)

 

最后奉上《银魂》里最好听的ED给各位读者老爷,或许这才是真正的武士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