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像一场噩梦。而那个男人,我不爱

2018-03-13 暖香书屋

→点击上方蓝色△【暖香书屋】关注


8号娇宠:宝贝你要乖!

 江城,凯撒酒店

    ‘嘭——!’

    一声闷响。

    乔茉才从床上追下去,便瞬间跌坐在地上。

    雪白的双腿上布满青青紫紫的印痕,混杂着的一抹暗红色的血迹,顺着小腿滴答的滑落着,明晃晃的暴露在空气里,触目惊心……

    一夜的掠夺,让她虚软的厉害。

    可她顾不得还在打颤的双腿,一把抓住正欲离开的男人:“傅先生,要怎样你才肯救我父亲?”

    清晨的熹光笼罩着男人的身影,勾勒出他冷毅的轮廓。墨色的西装不染半分褶皱,却带着刻骨的深沉和冷冽。

    乔茉不由得有些失神。

    很难想象,就是面前这个男人,昨夜那般疯狂的贯穿了她的身体。

    看着落在自己手臂上的那只素手,男人的蹙了蹙好看的眉头,“放手。”

    他的声音冷的没有半点温度,像是寒冬里的冰碴。

    乔茉心头一颤,却将他抓的更紧了些:“所以傅先生是打算吃干抹净后一走了之么?”

    闻声,傅南城的目光终于落在了乔茉身上。

    对上那双漆黑的瞳仁,乔茉只觉好似陷入了一汪冰冷的深潭,下意识松手,后退了一步。

    可随即,她回过神来,再次开口:“我请傅先生送我去医院,没想到傅先生把我送到了床上?”

    闻声,他的薄唇勾起一抹冷冽的弧度,带着抹冰冷的讥讽:“这不正合乔小姐的心意?”

    乔茉心头一疼,轻笑出声。

    呵呵!

    合她的意?

    到底是合谁的意!

    掩住眼底的晦涩,乔茉没有多做解释:“昨晚的事,我不需要傅先生负责,只想请傅先生救救我父亲。”

    她的声音沙哑,像是吞过烧刀子的烈酒,却又带着难以言说的诱惑。

    他唇角的弧度又深了几分,却只是冷冷的扔下一句极尽无情的话:“抱歉,我本也没打算负责。”

    乔茉冷笑一声。

    本也没打算负责?

    呵!还真是衣冠禽兽!

    也对,若他真是什么正人君子,又怎么会把她带到酒店。

    乔茉心一横,再次追了上去:“傅先生……”

    他再度缓缓停下脚步,冰冷的目光里却多了一抹自嘲。

    呵呵,好一个傅先生。

    忽然,他轻笑一声,目光阴冷的看向身侧的女人:“想让我救乔德厚?”

    乔茉微怔,心下不安,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忽然改口,犹豫了一下,却还是点了点头。

    男人好看的薄唇勾出一抹残忍的弧度:“求我。”

    乔茉心头微窒,失神的同他对视。

    他的目光很深很深,像是一汪看不透的深海,席卷着狂风,裹携着巨浪,似这世间最森寒的冰,又像蛊惑人心最烈的毒。

    “怎么?不肯?”他冷笑,始终以王者的姿态睥睨着她。

    乔茉心头一紧。

    终究,她还是收回目光,低眉顺目,放低了姿态:“求你,傅先生,求你救救我父亲,他是无辜的。”

    他唇角的笑意又深了几分,语气淡淡:“你们乔家人,都这么求人?”

    乔茉的眼圈有些泛红,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攥起。


    最终,她还是灿然一笑跪了下去。

    唯独脊背挺得笔直。

    她不知道傅南城到底想干什么。

    她只知道,这一刻,他是要把她的尊严放在脚下踩的!

    好,既然他想看她求他,那她就低头,既然他想羞辱她,那她就给他羞辱。

    不就是跪么!

    只要…他肯救乔德厚。

    “这样傅先生满意了么?”

    看着跪在面前的女人,傅南城微眯起眸子,只觉得她的笑容异常刺眼。

    薄唇轻启,却残忍无情:“看来,要让你失望了。”

    乔茉目光微滞。

    他伸出食指轻挑起她一缕滑落的发丝,替她掖在耳后,微一俯身,薄唇离她小巧的耳垂极近,缓缓开口:“任何人求我,我都可以救。唯独你,例外。”

    微凉的气息喷洒在耳窝,带着属于他的清冽,却让乔茉僵硬了几分。

    直到他直起身子,乔茉则瞬间像是被人抽干了所有的力气,跌坐在地上,失神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喃喃道:“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唯独她例外?

    他是存心要羞辱她的吧!

    傅南城却只是带着讥讽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没有半句解释,便转身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乔茉鼻尖酸涩,气的不轻。

    无耻!

    混蛋!

    难怪世人都说傅南城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王八蛋!、

    他不愿相救她不怪他!

    可他将她的尊严踩入脚底,却只扔下一句唯独她例外!

    乔茉视线氤氲,随手抓起手边的一只高跟鞋,用力的朝着某男人的背影砸了过去:“傅南城——!提上裤子就翻脸无情,你和禽有什么区别!”

    “你说我下贱!你又何尝不是无耻!”

    ‘啪——!’

    淡金色的高跟鞋啪的一声就砸在了男人宽阔的背脊上,随即掉落在地上。

    傅南城的脚步缓缓停下。

    隔着老远,乔茉都能够感受到他周身的阴沉,让她莫名的害怕。

    傅南城转过身来,目光阴鸷。

    乔茉心头一窒,轻颤着紧紧抱住膝盖,却仍旧噙着泪花红着眼睛,执拗的看着他……

    “这样耍我有意思么?”

    瞧着那道缩成一团的身影,傅南城的目光有一瞬的恍惚,可很快,便又恢复了之前的冷厉,脸色阴沉的转身离去。

    他一走,乔茉整个人都瘫软下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才红着眼睛从地上爬起,扶着墙壁走到茶几前坐下。

    却不想……

    短短几步路,让她的腿上再次落下了一串嫣红的血迹。

    “禽兽!”

    乔茉眼眶酸涩,只觉得一阵钻心的疼痛从身下传来,额上渗出细密的汗珠。

    她知道第一次会疼,可也知道决计不会像她这般一直流血,只怕是昨晚被他生生撕裂了才会这般。

    想起昨夜,乔茉自嘲的笑出声,没想到原来有一天,她也会有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

    跌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的一切,乔茉有些恍惚。

    奢华的总统套房。

    暗棕色的地毯。

    晶莹剔透的欧式壁灯……

    奢华唯美的一切像是一场梦,唯独被撕碎的红裙,破布般散落了一地,像是突兀的入侵者,异常刺眼,时刻在提醒着她昨晚发生的一切。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免费阅读更多小说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