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专业的你交易中致命的习惯!专业的他们(团队)确能持续稳定赢利!!

                                                                         

没能及时停损


停损是任何一个金融交易者都必须首先学会的一课。因为任何好的进攻策略都是建立在防守得当的基础上的。而在外汇市场中,错误的观念和人类习性导致我们总是让亏损不断扩大。成功的外汇交易就像成功的生活和事业一样,是由我们控制损失的水平所决定的。如果你真的想成为一个精明的外汇交易者必须掌握如何让损失变得更小。学会如何正确地看待亏损,这才是成功的关键。其实,这并不难,我们拥有解决这一问题的一切资源,而要启动这些资源,则需要我们下定决心遵守纪律和交易系统的指令。


我们要学习墨菲法则的精神,永远做好准备预防最坏的情况发生。抱最大的希望,尽最大的努力,做最坏的打算。永远不要在还没有决定你该在什么位置退出时,就匆忙地开始一笔交易。也就是说永远不要没有设定止损就开始一笔交易。想好退路,再前进。政治斗争的艺术在交易中永远实用。


有着铁一般的意志,坚定地执行你的交易指令总是坚持你预先设定的止损。这看起来非常容易。但是只有很少的奋抱负和意志力的交易者能够有足够的自律达到这一要求。这么难做到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毕竟,止损出局就是明白无误地承认自己当初的判断是错误的。这个行为当然不会带来人类天性渴求的那种骄傲的感觉,也不会维护一个人的脆弱的自尊。但是那些真正的金融交易大家已经学会了去克服这些人类天性中的致命因素。他们已经成为以令人瞠目的意志止损的行家里手。他们能够做到这些是因为他们已经培养出来了对那些无效的头寸无法容忍的感觉,并且错误信号一出来时就会了解这些头寸的存在。永远不持有错误的头寸。


这确实很难做到,因为我们有着人类固有的短视和惰性。如果你很难坚持系统发出的止损指令,先养成了结部分头寸的习惯吧。毕竟这样的做法满甩了两种对立的冲动,摆脱结束亏损头寸的冲动和寄希望亏损头夺得救的沣动。逋过把心理问题剖成两半,外汇交易者通常会获得更大程度的清醒和精神的集中,这时候他们的心态回归中性,取得了平衡,从而可以自主地思维和决策。单从心理层面来讲,交易者发觉他们执行停损指令不再那么困难了,因此会感觉好一些。如何处理剩下头寸:的问题仍然存在,但是因为部分头寸已经解决掉了,心理上的中性态度出现,拿出一种可行的办法变得更加容易了。


过于在乎盈亏本身


在外汇交易中,人们会发觉市场存在一种催眠能力,价格就好比催眠师手中的催眠棒它引导着交易者的意识单一化,从而慢慢进入催眠状态,然后就会上了市场的圈套。所以,他发觉必须与市场保持一定的距离。如果你坐在电脑前面,一刻不停地监视着汇率如何涨跌,那么这种行为最终会夺走你长时间累积的交易利润。这个过程,通常叫做“数钱”,在这个过程中交易者被催眠。恐惧深入到潜意识中,而且提髙了每一刻的意识中的不确定性,使人无法将注意力集中到疋确的交易策略上,而正确的策略将最终决定着我们能获利多少。结果我们完全失去了对于交易的控制。


太过专注于“账户的盈亏”,而不是“是否顺应了市场趋势”,将会导致不明智的、缺乏根据的下意识和冲动的反应。交易者必须确信他们当下的交易行为和持仓方向是符合当下的市场趋势的。只要顺应了市场的趋势,利润就会自然而然到来的。“数钱”习惯通常是那些初级交易者犯的毛病。这种行为不仅亏空了交易者可观的收益,而且助长了意识中长期存在的不确定感,对损失的恐惧是一种能够导致毁灭性交易行为的情绪。


要改变“数钱”:的习惯,我们需要对每一笔交易,设置两个保护性的卖出价格以卖出你的全部头寸。你做的每一笔交易都应该有一个入市点和两个出市点(即止损位置和止贏目标)。止损是为了保护,止贏是为了获利。当然,如果你是趋势追随交易那么你最好使用追进止损作为止损和止蠃的合二为一工具。


仅当你所持有的头寸到达止损点或止赢点位时卖出,不管哪个发生在前。坚持这条原则。交易者需要把每笔交易的命运放在他们的交易策略上,而不是在他们自已的贪姿或恐惧。不要抱着期望在市场中生存,不要在乎当下的得失,要在乎当下是否符合了市场趋势。


但是,在你刚进行上述强制操作的时候,如果实在无法克制提前卖出的冲动,可以采用复合式卖出法。在你想要提前卖出的位置,仅卖出一部分,保留剩下的那部分头寸直到策略许可的卖出点。这样,你既满足了你想卖出的渴望,同时又保留了你的交易策略的完整性。


操作在时间上的不一致性


在外汇交易中,市场参与者可以使用多种时间周期,既可以使用日、小时,也可以使用分钟。在多重的时间框架中,很多市场参与者都会犯一个非常普遍的错误:在一个时间框架中买入,又在另一个时间框架中卖出。这个“转换”时间框架的问题不过是忽略止损的一个理由罢了,而止损是我们对付灾难的唯一的保护。其实这里面更深层次的问题是没有坚持操作中的一致性。


我们主要是讲在操作中通过时间框架上移来推迟卖出。通过从一个时间框架转换到另一个时间框架,交易者推迟了成为失败者的最终感觉。用一个脆弱的计划来掩饰他们的失败,通过培养错误的希望麻痹自己进人一个致命的否认状态。犯这种错误的交易者事实上不适合交易,市场不会容忍他们伪装太久。最终,转换时间框架的错误将会侵蚀交易者的决心,剥夺他们思考和自由行动的能力,把他们永远贬为悲惨的受害者。


这种转换时间框架的致命错误是不能允许它存在的,必须彻底清除,因为每一次犯这种错误,都会使交易者违背交易的一致性原则,一旦习惯形成,就很难打破。


一般来讲,如果你在一个时间段内买入,那么务必在同样的时间框架内设立你的卖出点。你可在较低时间框架内卖出,但是不能在较髙的时间框架下决定推迟卖出。也就是说,卖出的决策时间框架可比买进的时间框架更低,但是不能更髙。


随着时间的流逝,你可以调小止损空间,但是不能调大止损空间,即在做多(空)的时候不可向下(上)调整止损(出市点1)。如果你试图将止损扩大/那么这通常姓你要犯转换时间框架错误的一个主要的信号。向上调整保护收益可以, 但是向下调整止损就失去了意义,并且会使你更不情愿去做你原定要做的事。一旦你采取了这种行动,你将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这样做,直到止损失去了保护你免予灾难的能力。


等待市场完全确认你的判断


在实际交易中,我们着见很多刚经历连续亏损的交易者总是犯这样的错误。对外汇交易来说,在行动之前需要确认是很自然的。但是金融交易的真相是发财的机会总是给那些不需要知道更多就能明智的行动的人。人多的地方钱市场是先行的,大的获利机会总是在事实完全显现之前出现。在下交易决策之前想要知道市场确切方向的人将会永远落后一步,并且永远处在错误的一面。那些不被全知需要束缚的交易者才能自由行动。当他们真正理解了不确定性的智慧时,他们就成了图表制造者,而不是图表阅读者。这里的要点就是,当你知道所有事实的时候,机会已经跑了。


一些从小生活在“温室”中的交易者总是寻找危险的存在,这并没有错,关键在于他们总是通过避免行动来解决这个问题。“等待市场完全确认你的判断”是二个致命的交易习惯,一个使交易者在该采取行动的时候不采取行动,在不该采取行动的时候又鼓励你精确地采取行动的错误。我们玩的是概率,不是代数,那些直到所有事实清楚之后再交易的交易者永远不会成功。


为了克服这种追求零风险的心理偏好,使用图表来形成你的买人和卖出的决定。不要等待市场已经完成了你的判断时才入场


在外汇交易中,当你发现自己因为想要知道更多信息而犹豫,那么立即停下来,问你自己:“我所寻找的东西对交易来说是必要的,还是我只是在寻找更舒服的感觉?”这个问题将会结束忙乱的行为。


自命不凡


在当今中国股票牛市的环境中,人人都认为自己是巴菲特。当市场对你非常好,所有的情况都对你的交易有利的时候,你无法逃出疏忽的毁灭之手。当一连串的赢利使你的钱包鼓起来的时候,你必须尽全力去保护你辛辛苦苦得来的收益,保持能帮助你产生这些收益的清醒的头脑。很遗憾,每一个交易者最终都很难意识到连续的赢利通常会降低自己本身的瞥觉性,这时自满已经乘虚而人占据了思考的中枢。


绝大多数的交易新手不理解这些是因为他们没有认识到当获利了相当长的时间后;那种他们熟悉的市场环境的一些特征将要发生变化。事实上,很多情况下,市场环境以及它所带来的机会都已经发生了变化。拿中国股票市场来说,涨跌停板制度的建立、印花税的调整对于市场的交易结构有很大的影响。它已经不再是那个交易者在第一天开始交易时的那个市场。它有了不同的特点,和一系列不同的机会。然而正是在市场将要改变的时候,那些没有经验的交易者开始变得自满,提髙他的筹码,冒险赌博。没有意识到那个带给他一连串的胜利的环境已绿不存在了。


你应该学会在每一个连续的获利之后,退后一步;在交易非常顺利的时候,试着把你交易的筹码减少一半;在交易非常顺利的时候,刻意减少交易的频率。


通过错误的方式获利


作为人类文明几千年演化来的产物,我们都知道钱可以通过正直诚实的方式获得,当然,我们也知道它可以通过不诚实的、可耻的方式获得。最终结果可能是相同的,但是获取钱的手段可能大相径庭。这就好比是问同样能挣很多钱的心外科医生和毒贩子是否能够被同样尊敬一样。在交易界同样是这个道理。许多交易新手没有意识到以错误的方式在市场中获利也是可能的。想一想那些在某个头寸上没有坚持保护性止损的人吧,这样做可能最终会在这笔交易中赚钱,这些人并不知道他们对自己犯了罪,惩罚会随之而来。这些人领略了错误的成功滋味,市场将会或早或晚收回这些不应得到的利润。下一些人在一个引发了保护性止损的交易中时, 你认为他们会怎么做?当然是再次无视止损。


错误的行为尝到一点甜头可以引起错误的观念,以为这就是赚钱的正确方式,从而让自己偏离真正的交易成功之路。不正确的方式赚钱会强化坏习惯和不负责任的行为。一旦交易者品尝到了来自错误方式的成功滋味后,他们几乎总是要去重复这个错误直到这种错误方式打劫了自己,并收回了由于不正确的方式获得的钱甚至更多的钱。


外汇交易大师对于在市场中交了好运不感兴趣,他们不去追求、希望或者进而享受那些尽管他们犯了错误、采取了错误的交易操作仍然来到他们眼前的收益。真正获利的交易者在市场上没有礼物。


正确的行动和正确的方法不会总是为诚实的交易者产生利润,但是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多次重复的错误行动,最终会导致一个懒散的交易者的灭亡。确保你是以正确的方式获利吧。


后面我们会谈到交易日志,你应该好好地利用这个工具管理自己的交易行为、情绪、思维和习惯。在每一笔获利的交易之后,回顾一下交易的每个环节:进场、资金管理、初始止损设置、监视市场、退出等,找出错误和违反规则的地方。每当交易者容许自己在一笔交易中感到像胜利者,而事实上那并不是真正的胜利的时候,它们就传达了一个信息——所做的事是正确的,好的。这将会强化错误的行为,鼓励个人去重复这些错误。不用说,错误最终会抓住这个交易者。这就是条件反射。


作为外汇交易者,你应该意识到两个邪恶的习惯——希望和自我欺骗一是导致以错误方式获利的两个罪犯。


寻找支持进场和持有的理由


让我们来看一看你是否能够找到在下列场景中交易者做错的地方。


一个激动的交易者在一个日内交易图表中发现了一个很好的交易机会。所有的一切看上去都很合适,并且所有的市场指标在经过一个下午的整固之后在一个特别积极的交易日开始活跃起来。然后,触到了人市的点位。交易者执行了操作并且成交了。在短暂的上涨之后,突然开始掉头向下,吐出了短期的获利并在入市点位盘整。“发生了什么?”交易者想。“这是非常滑稽的!”午后的上涨现在完全蒸发了,市场明显很弱,并且是报复性的。现在他的止损只有一个点位了。交易者开始研究,寻找为什么完美人市的品种开始下跌的线索。在检查了所有的新闻之后(没有新闻),交易者检查了日线图。“是的,日线图看起来很好。真的很好。”他评论道,“我要把止损下移到今日的最低点。对,不可能跌破这一点。”10分钟后,随着完美入市的品种带着他的钱跌向下方,新的止损被击穿。这令该交易者很困惑。他平掉了头寸,不敢相信损失了这么多。这个交易者什么地方做错了呢?是不是交易者忽略了发展中的市场的弱势呢?不完全是这样。交易者犯了三个致命的错误:


操作上的时间框架不一致。选择和买入基于完全的日内的基础,由一个日内的入市点和一个严密的日内止损点,转换到了一个日线图并且基于日线调整止损完全改变了初始的交易,使初始的风险/收益比例向不利于交易者的方向倾斜。


本书的前面有两句名言,其中一句要求交易者“计划交易,交易计划”。上述交易者虽然计划了交易,但是却没有交易计划。坚持初始的计划,不论是什么时间框架,是绝对必要的。不执行交易计划而把自己置身在市场的恩惠中,腐蚀了有效交易的必要的自信。


合理化自己的错误行为。使时间框架和计划的变化合理化是一种变相否认交易计划的形式,否认正在发生的事实,进行自我欺骗。诚实,真正的诚实一无论真相如何丑恶——将使你置身在大多数市场参与者之上。那些合理化自己错误的人不能从内心唤起力量,相反宁愿保持舒服的状态,把他们的损失归咎于某些事或者除他们之外的某些人。


总而言之,如果你希望带着智慧来接近市场,计划你的每一笔交易是必需的。大多数失败的交易者凭着感觉交易,甚至没有一点关于如何制订交易计划的知识。然而,计划了交易但是有没有按计划进行交易则是一个更严重的罪恶行为。那些知道怎样去做,但是却没有那样做的人最不配得到这种知识,市场通常会留心让他们得到他们应得的回报一损失。合理化是隐藏在这种和其他许多致命的错误之后的罪魁祸首。因为多数人本性上是过分乐观的,他们很难结束为他们带来损失和痛苦的事件。当该采取行动的时候来到时,很多人无法集聚足够的决心和勇气来进行这一跳;相反,他们开始了一个合理化的过程。这个说服自己不要去做正确的事的过程最终会令交易者完全离开这个游戏。


交易者必须关注以下几个信号,当这几个信号出现时,交易者必须意识到他们在合理化自己的错误:


第一,问“为什么”品种会这样表现。一个品种行为背后的理由对于交易者已经计划好的行动没有任何意义。交易者正确的行动是首先卖出,其次再问为什么。


第二,检查新闻。了解新闻本身不是一件坏事。然而,当核实新闻背后的真正目的是推迟计划好的行动的时候,它就不过是一种逃避主义的做法了。


第三,以“可能”的用语来思考。每当一个交易者应该按止损或者价格目标要求采取行动时,开始使用“可能”来思考,不确定就占了上风。坚持预先制订的交易计划几乎总是比在中间选择改变要好。这种对先前计划好要做的事情的坚持可能不总是会产生最好的结果,但是它将会培养自律,而自律是一个交易者拥有的最宝贵的品质。


第四,卖出全部的头寸有困难。通常情况下,寻找理由意味着没有理由。一个没有一个坚实的理由而留在一个头寸中的交易者将会是一个失败的交易者。




狮子捕猎的故事。

即便是强悍的狮群,也不会攻击大象。狮群喜欢攻击老弱病残的中小型动物。这是最容易猎杀的对象。

外汇交易专家团队如何实现赢多输少持续获利?狮子捕猎的故事和外汇交易的“高胜算”原理如出一辙。狮子知道攻击大象会有危险,没有多高的胜算,甚至会受伤。但是猎杀一只患病的斑马,就不会有危险了。

于是狮子们就耐心等待,等待着虚弱猎物的出现,然后全力出击,从而保证了较高的捕猎胜算。

这种耐心简直是狮群的美德——正是这种完美的机会让它们得到猎物,生存下去。如果一名外汇交易者具有这种耐心,等待外汇市场出现出这种低风险、高胜算的机会,他将成为赢家。


市场完全可以预测?绝对不是!交易是“胜算”的游戏,目标只有一个——做有把握的事儿。

在不确定的市场,掌握高胜算。

许多新手认为市场是完全可以预测的,就像算“1+1=2”的数学题一样清楚。在市场神话里,有一种“圣杯”,交易者得到它,就可以“名利双收”——圣杯的主人可以精确地预测每波走势的最高点和最低点。数百年过去了,这样的“人物”始终没有出现一个。

交易只是概率的游戏——这和天气预报的理儿差不多。

十次预报里,我们可能预测对七次,但有三次会出错。预报里说明天多云转晴,我们于是去效游,结果却被一场瓢泼大雨浇了个透心凉。不过我们知道,参考天气预报不是错误,因为十次里面,有七次是正确的。

对交易来说,要把概率放在心里,掌握高胜算,让交易的盈利多于亏损。

只有掌握胜算,才能承担风险。最好的交易者之所以进行交易,是因为他们掌握了很好的胜算。这种高胜算交易法,并不是说你绝对不会赔钱,而是持续地进行高胜算交易,会让你取得一个整体的效果——损失少,而获利多。

“风险”和“收益”的关系,是高胜算操盘的关键。

“风险/收益比”就是一笔交易的潜在损失和预期收益的比值。比值越小,代表风险越小,收益越高。例如,我们打算执行一笔交易,如果潜在损失是100点,而潜在盈利目标是300点,那么这笔交易的“风险/收益比”就是1:3。

高胜算公式有两个关键点——“风险/收益比”和“成功率”。

风险/收益比=进场价位-止损价位/目标价位-进场价位。

“成功率”,是交易成功的概率。例如在10次交易中,获利次数为7次,则成功率为70%。

假设我们的“风险/收益比”=100点的潜在亏损/300点的潜在盈利,成功率是70%,这意味着我们做10次交易中,共有7次盈利,每次都赚300点;共有3次亏损,每次都亏100点,10笔交易下来,整体盈利将是300x7-100x3=1,800点。

假设我们的“风险/收益比”=300点潜在亏损/100点潜在盈利,成功率是90%,每次亏损300点,每次盈利100点,那么在10次交易中,整体盈利将是100x9-300x1=600点。

风险/收益比越小,成功率越高,交易越成功。


如何判断风险/收益比?

原理:以技术分析的方法,可以计算风险/收益比。你需要观察图形,结合历史的数据,判断价格可能到达的价位——目标价位;并决定市场证明你为错误的价位——止损价位;然后计算下列比率:

进场价位-止损价位=风险/收益比=目标价位-进场价位。

这项比率是由技术分析的角度表示风险/收益的关系:最大的可能损失与可能的潜在获利。

持续评估风险与报酬之间的关系而永远掌握胜算,这项概念适用于所有趋势。例如,从事短线交易时,因为波幅较小,可以将潜在损失局限在3档至5档之间,而获利则在15档至20档以上。从事中线交易时,也可运用相同原则,只是单位较大,例如:10档至30档的风险与30档至100档以上的利润。

好,下面让我们观察图表,来决定是否交易。先看风险。观察应该止损的位置。然后,试着计算出交易成功可获得的收益。

使用技术分析的手段,可判断的目标价位和止损价位在何处。通过黄金分割比率;或者运用形态分析法,测算止损位和目标位;或者测量先前密集交易区的波动幅度;这些是可以做到的。

如果交易风险为200美元,而潜在收益是100美元。而交易的成功率只有50%。你会操作吗?当然不会。如果潜在收益不是100美元,而是400美元、500美元或1000美元呢?会,你当然会。

另外,一些交易,如果历史统计资料显示成功率很高,风险/收益比较差,也可以接受。同样当你试图捕捉反转走势或进行其他有风险的交易,因失败概率高,风险/回报比必须较小。

再看一下保险产品设计中的高胜算法则使用案例:死亡概率表。

24岁的女生,正是最漂亮的时候。这些年青的女人,在纽约不幸死亡的概率是多少呢?五万比一。也就是说,每五万名女生里面,就会有一人在24岁,这个完美的年月离世。不幸的姑娘。

如果这位姑娘买了保险,那么受益人会得到多少钱呢?10万美元。而这时候,保险公司已经卖出了多少保险呢?五万份。每份多少钱?100美元。这样,保险公司毛收入500万,赔10万,净赚490万。

所以,保险公司掌握的风险/收益比为“一比五十”——相当不错的胜算。

我们不能精确说出某位姑娘的剩余寿命,要真是这样,我们不就是阎王爷了?

但我们有强大的“统计学”,可以统计出群体标准,来推算这位姑娘,活到某一年龄的概率。这就是保险公司常用的死亡率统计表。根据这种统计表,可以计算保险费。

衡量市场的指标——价格的波动“幅度”和“持续时间”

让我们看看华尔街终结者——斯波朗迪的操作。

“截至1987年8月25日为止,道琼斯工业指数在96天以内上涨22.9%,运输指数则在108天以内上涨21.3%。不论就幅度或期限而言,它们都已经是历史上多头市场中期走势的平均水准。以人寿保险的术语来说,行情已经到达平均寿命;换言之,在历史上所有中期走势中。50%是结束于此之前。单就这个准则而言,提高警戒是必要的,所以应该进一步检查病历表。……1987年10月份,市场不仅不是一位身心健全的人,它是酒精中毒,再加上肺炎第三期,而且每天还抽三包无滤嘴的‘新乐园’。所以,我断然出场,并等待卖空的机会。

有两个男人,一个18岁,另一个75岁(男人的平均寿命),健康都很给力。他们到保险公司购买期限相同的人寿保险,年轻人的保费将很低,老者的保费将很高。为什么呢?保费多少,是根据风险计算计算的。18岁小伙子火力旺,死亡的几率很低。老者却可能随时离开人世。如果这位老者体质又弱,心脏病也随时可能复发,保险公司就根本不愿意卖保险给他。

这种推理也适用于外汇交易。外汇走势也像人类寿命一样,在统计上具备显着的意义。交易者可以统计两样事儿——价格波动的“幅度”和“持续时间”,并绘制统计分布的图形。以“幅度”和“持续时间”预测外汇行情的确切转折点。

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你如何建立一种衡量风险的标准,判断成功的机率,而且程序中不可涉及任意与主观的成分?

市场并不像扑克牌一样仅存有限的可能排列,对市场,我们顶多仅能以机率处理,所以问题将是:你以什么标准衡量市场的机率?我们可以学习华尔街终结者——斯波朗迪的两项指标——波动幅度与持续时间。


在历史上的112个类似走势中,仅有15个走势的净涨幅超过24.4%。更重要者,不论多头或空头市场,在174个上升走势中,仅有8个走势的幅度等于或超过“运输指数”当时的涨幅(54%)。换言之,根据历史资料,当时趋势结束的胜算介于7.46:1至21.75:1之间。这告诉我应该了结所有的多头头寸,并等待卖空的机会。若仅根据这项统计准则考虑,在1989年10月份做多行情,必须承担非常不利的风险。此外,基本分析与技术分析也都支持统计分析的结论。……总之,这位病人的年纪既高,体质又弱,心脏病也随时可能复发--不论保费多高都不是承保的适当时机。这当然也不是做多的时候。

你必须衡量每一项决策的风险与报酬的关系,根据已经累积的获利或亏损评估风险,如此才能增加一致性的胜算。就像保险公司一样,它支付少量的赔付金,是为了获取更多的保险收入。交易者之所以动用止损,是为了限制风险,争取更多的收益。

综上所述,不要轻易交易,要有耐心等到高胜算交易的关键点到来。外汇交易专家团队实现赢多输少,持续获利,必需坚守的原则之一就是高胜算交易策略!

 


      


想了解如何开始外汇跟单托管,可添加微信:15121270835

长按二维码扫描微信添加好友,备注PTFX






长按二维码关注公众获取更多PTFX外汇跟单托管相关资讯






你只有成为行业的顶尖才能影响别人!

如果,您觉得这篇文章触动了您。

请动动您的高贵的手指转发一下

赶紧分享到你的朋友圈吧,朋友们都会感谢你的哦!!

我们可能无法改变什么!

但我们能让更多人看到


目前100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