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究“我不喜欢香菜”的分子机制

2019-04-13 science后花园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香菜一级厌恶者。

         每次去食堂打饭都要先说一句,我不要香菜

        有时候,食堂大妈手贼快,“不要香菜”还没有出口,香菜已经被均匀的洒在了我最喜欢的刀削面上。哎,只能默默地把它们挑掉。

        我决定用专业的手段看看我为啥不喜欢香菜。

         香菜的英文名是Cilantro或者Coriander。先在NCBI中搜一通,返回502篇paper,好像没啥卵用。

       换换搜索引擎,最后在Coriander wiki中,发现了线索,不过饶毅老师教育我们不要止步于wiki。于是我,顺藤摸瓜,找到了这个news。

           反香菜党的 11 号染色体上,有一个OR6A2 的基因和这个有关。

         它会让人对饱和醛类物质更敏感,更容易闻出香菜里的臭虫味或者肥皂味。但感觉不够专业,因为没有引用文献啊。

     不过有了基因就好办了。以Cilantro和 OR6A2为关键词并行搜索,功夫不负有心人。发现了一篇专业的paper。

            这篇paper还用到了高大上的GWAS(全基因组关联分析),富集到了OR6A2。这说明香菜好恶和这个基因高度相关。

              我还是想知道我的基因OR6A2 到底怎么了?

于是拿着这篇paper放到Google scholar里面接着搜

发现已经被引用了36次了,说明有一定的关注度哈。然而翻了一遍,发现还是没啥卵用。

这时候我们再返回NCBI,祭出大杀器,直接搜OR6A2这个基因。

发现有7篇相关paper。

其中有一篇引起了我的高度关注。




       通过结构我发现,识别出醛类物质臭虫味的受体蛋白序列164位必须是赖氨酸(lysine,K)才行。虽然这个蛋白结构是小白鼠的,不过,GAWS的那篇文章引用了它。看来应该比较靠谱。

    哈哈,终于被我找到了,内心充满了巨大的满足感。第一次感觉博士没有白读。

所以讨厌香菜的我们

不是我们挑食,而是



你的OR6A2基因和别人不一样。

我们生而不同,我们命中注定讨厌吃香菜。

主要参考资料:

1.flavourjournal.biomedcentral.com

2. pubs.acs.org.ccindex.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