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 | 伟大的背后全是苦难

2020-10-05 清门独饮

任 正 非
金一南:老任给我讲,就几块万用表,一台示波器,扛那些电子散件,没人帮,就自己扛,一次只能扛15米,一点一点的扛,因为视线只能看那么远,要是扛远了,看不到让人偷了怎么办。
1987年,1988年就那么干。
华为的发展速度,到哪里去找,前所未有!

考入大学
1944年10月,任正非出生在贵州安顺一个贫困的小村庄,下面有6个弟弟妹妹,正值抗战,童年在极度贫穷中度过。
父母常常为孩子们的学费,四处奔走借钱,那时,任正非最大的心愿就是吃上一个白面馒头,可他的这个愿望,直到高考前也没有实现。
高考前,为了给他补充营养,母亲每天早晨给他一个小小的玉米饼。
“这小小的玉米饼,是父母弟妹们从他们的口中抠出来的,我对他们无以报答。”
“就是再困难,父母也要我坚持读书。”

1963年,任正非不负众望,考入重庆建筑工程学院。
大学期间,自学了自动控制学、电子学,掌握三门外语,还深入学习了逻辑、哲学方面的知识。
期间对《毛泽东选集》爱不释手,喜欢德国军事家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
这些军事智慧的洗礼,为他日后在商场中的博弈,起到关键的作用。
大学毕业之际,父亲卷入“文化大革命”的风霾,自己也因为成为“臭老九”的儿子,在火车上被殴打、驱赶,未成年的弟弟妹妹们,靠在河里挖沙子、抬土房、修铁路来补贴家用。
父亲放下教鞭,在冰凉潮湿的工地去做苦力,任正非也因穿走父亲唯一的一双翻毛皮鞋,而愧疚后悔了好久。
从军人到商人
毕业后放弃企业的工作,响应国家号召,成为一名光荣的基建工程兵,期间认识了第一任妻子,一位副省长的女儿。
“她能力也非常强,曾当红卫兵政委,她是一个叱咤风云的人,当时她能看上我,我真的很不理解,她就像天上的白天鹅,我只是地上的懒蛤蟆。”
“那时我除了学习好之外无一技之长。”
1983年,以技术副团级身份转业到深圳,在南油集团下属的一家电子公司当一名副经理。
此时他满怀豪情,渴望有所作为,可作为军人的他,直爽正义、诚恳待人的作风,终在处处皆陷阱的商场里栽了跟头。
一名奸商骗走他200万元货款。

“我先把款给他,有什么不可以,人要彼此信任,这就是军队的行为。”
“有人说可以买到电视机,我说好啊!那就去买,就把钱给人家,结果电视机没有,啥也没有。”
“追回款的过程是很痛苦的。我给单位写了保证书,我不要工资,也要把账务追回来。”
最终,仍以“使公司遭受重大损失”被单位开除。
80年代,200万元是一个天文数字。
举步维艰
背负巨债,妻子和他离婚
面对“寒冬”,任正非带着体弱多病的父母,兄妹子侄,租了一间十几平米的小房子,没有厨房,阳台就是做饭的地方,晚上睡觉更是拥挤不堪。
那段时间,他身心疲惫,前途未卜,几乎夜不能寐。巨大的压力,家庭困境,使他日渐消瘦。
父母为了给儿子减负,经常在菜市场快打烊时,去买剩下最便宜的菜,或捡别人扔掉的菜叶。想吃肉,活鱼活虾买不起,就等着买“白菜价”的死鱼死虾。
父母精打细算过日子,可从没放弃对儿子的理解和支持。
为了让一家人吃上饭,迫不得已走上了创业的路。
初创华为
1987年9月15日,找朋友凑齐2.1万元,在一个破旧的厂房里,创立了“深圳华为技术有限公司”。
他说:华为华为,寓意中华有为
公司名字中虽有“技术”二字,可建立之初,只能做贸易,卖什么赚钱?朋友曾建议卖墓碑,坯料几十元,刻上字能卖到几百元。
期间他还卖过减肥药,卖过火灾报警器、气浮仪,虽缓解经济压力,却还是难以维持公司正常运转。
“创业初,没有太远的的目标,就是想着能养家糊口。”
直到后来,他将目光盯向了小型HAX程控交换机。
上世纪80年代,我国电话普及率非常低,装一部电话需5000元初装费不说,就是请客送礼、排号等待也很难装上一部电话,原因就是交换机没有那么多接口,无法支持更多电话。
一时,这种交换机在学校、医院、矿山各单位受到极大欢迎,任正非也赚到了他的第一桶金。
而好景不长,由于这种交换机太热销,代销门槛低、利润高,各种小公司蜂拥而上,致使交换机供应不足,自己的客户也大量被抢,利润也越来越少。
由代销到加工
改变思路,进口零部件,自己组装。
在深圳湾畔,一个杂草丛生的两间“简易仓库”里,雇来技术工人,开始组装小型用户交换机。
他们没有住处,就在厂房一头用砖头搭建简易棚房。
一个个电子零件、一块块进口的电路板,在这个无比简陋的厂房内,十几名技术工人,几十把螺丝刀、电烙铁,最终拼装出了一个世界大公司的雏形。
“我没资本、没人脉、没技术、没经验,我唯有勇敢向前,成功都是熬出来的,傻干、傻付出、傻坚持.....”
苦难是人生一笔最宝贵的财富,如果没经历童年的贫苦饥饿,以及一次次人生的挫折,也就不可能有今天的华为。

任正非 | 最尖端最重要的芯片,我们都具备能力

华为,5G,美国咋就那么惧怕!


努力

更新

敬请

关注

关注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