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了|我的石油钻井兄弟们

2020-10-05 清门独饮




鲁迅说“埋头苦干的人,拼命硬干的人……就是中国的脊梁。”

曾经“石油工人吼三吼,地球也要抖一抖。”

曾经“宁肯少活二十年,也要拿下大油田。”

铁人王进喜


铁人王进喜



后来石油人不自信了,说什么腐败、事故、垄断的

但这些跟真正的石油人有关吗?

有关的

50年前需要提吊卡、拉钻杆、抱袋子,铲沙子


现在还是

20年前1500多元的工资不低

20年后2000多元的工资多吗

闲话不说,带你走进钻井现场


高大上的有没,巍巍钻塔,机器轰鸣

那是因为他孤独的矗立在荒漠戈壁,大山深处

石油人的足迹就是超着荒凉走的

处处是家,有从无定所,

搬家、安装、钻进、拆甩、搬家

永远在路上

说钻井人搬一次家,身上就能褪掉两层皮

因为太他妈的东西多了


还是我们的主角们露露脸吧

这是双胞胎哥俩,老大瘦弱幽默,老二壮实沉稳,刚来时满脸稚气,现在都是井队的主力干将了,两人关系很好,总偷偷说不完的私话。





小山东,老爱问师傅:“你弄啥着呢”,非常好学,更不怕脏不怕累,看着笑笑的,干起活来却有股狠劲,说叫推土机来,他说我就是推土机


有时候就需要这样的坚守和执着,司钻就那么盯着钻台、仪器,一坐就是12个小时,泥浆工千百次的测量着泥浆性能,一吨吨的加着化工药品,场地工挂钻杆、挖沙子,无论风雪和焦阳,12个小时,就在旷野之上,不分白天黑夜。




修泵,拉绳套,排钻杆,一天都是满满的活。“葫芦娃”在八月的天气,穿上防油的雨衣,钻进刚停下的联动箱,出来是说的第一句话“我快被蒸熟了”,但这种活他总是被他抢到,可能是想当先进吧。不管怎样苦着累着,有人还是总很快乐,下面的这位胖子,干活突出出个力气大,有空就是爱偷着乐,也不知乐啥。







现在室外飘着雪,气温到了零下20度,这些兄弟们不知还好,满满的工作量,他们一定都在现场,那个男人和钢铁的世界,虽然苦点累点,但也充满了快乐和友爱,为中国梦继续奋斗吧,亲爱的兄弟们。

(图片大多为作者本人拍摄,部分为工友提供)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