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生素,魔鬼还是天使

2015-06-24 儿童帮

2015年4月1日在国际著名期刊《环境科学与技术》杂志上发表的报告,引起各界关注。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安全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卫生化学周颖副教授课题组与该院流行病学赵琦副教授课题组合作,历经一年,通过对上海、江苏和浙江的1000多名8~11岁的学校儿童人群尿中抗生素的生物监测证实,该地区儿童普遍暴露于多种抗生素,背负沉重的抗生素负担。

课题组通过连续收集、分析随访儿童的晨尿发现,1种以上抗生素在尿中被发现的频率为58.3%,至少两种及以上抗生素或抗生素类别在尿中同时发现的频率分别为26.7%和23.5%,而且在一份尿中最多同时能检测出4类6种抗生素;尿中抗生素总浓度之和在每毫升0.1~20纳克之间的尿样占47.8%,部分尿样抗生素浓度超过每毫升1000纳克。

该结果表明江浙沪地区儿童普遍暴露于低剂量抗生素。课题组认为,这种广泛暴露状态可能加重细菌耐药,从而威胁临床治疗,也可能对儿童的生长发育与人群健康造成潜在的危害。




天使&魔鬼



天使


抗生素是抗微生物药物中的一个重要部分,它是微生物在生长过程中为了生存竞争的需要所产生的抑制或杀灭其它微生物的化学物质。用于治病的抗生素除由此直接提取外;还有完全用人工合成或部分人工合成的。通俗地讲,抗生素就是用于治疗各种非病毒感染的药物。

应该讲,抗菌药物的出现是二十世纪的一件大事,是医学科学和医药科学的一大突破,它使许多严重危害人类健康的传染病,感染性疾病得到了有效控制,人类的平均寿命延长了15年以上,人类的疾病谱发生了根本性改变。



魔鬼


抗生素如同一把双刃的剑,用之科学合理,可以为人类造福,不恰当则要危害人类的健康.


人们治疗疾病时候,应用的抗生素,同时也锻炼了细菌的耐药能力.这些细菌及微生物再次传染给其他病人的时候,就对原来应用的抗生素产生了一定的耐药性,如此反复传播,最终的某个时候,他最终对这种抗生素不再敏感.


正是由于药物的滥用,使病菌迅速适应了抗生素的环境,各种超级病菌相继诞生。过去一个病人用几十单位的青霉素就能活命,而相同病情,几百万单位的青霉素也没有效果。由于耐药菌引起的感染,抗生素无法控制,最终导致病人死亡。


儿童用药现状

中国科学院2015年6月11日公布,该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应光国课题组获取首份各类抗生素的全国使用量清单。结果显示2013年中国抗生素总使用量约为16.2万吨,其中48%为人用抗生素,其余为兽用抗生素。


据估计,当今人类使用的抗生素,80%用于社区,大部分用于呼吸道感染,其中不合理使用率20%~50%。


抗生素是儿童使用最多的药物,其使用的主要人群是15岁以下儿童。据统计,我国抗生素人均年消费量在138克左右,是美国的10倍,也是全球抗生素滥用最严重的国家,其中,处于生长期的儿童是滥用药物受害最严重的人群,原因之一,是很多家长因为缺少抗生素使用的基本常识,无意中对孩子造成伤害。


医患联合调查


抗生素处方的频率因专业而异

本调查主要针对初级保健人员和急诊专业人员。当分析专业的差异时,在诊断不肯定的情况下,抗生素处方存在一定的范围,妇女健康和儿科医生为 17.6% 到 18.6%,家庭医生为 23.6%,急诊医生为 24.4%。

南加州大学 Keck 医学院 Brad Spellberg 教授认为,这些结果强调是否需要使用抗生素的存在疑问时却仍然应用是一个问题,其发生在所有专业且没有专业的界限。



患者需要抗生素的频率

约 1/4(23%)的患者向他们的医生,护士,助理医生要求使用抗生素,恰好说明了 28% 的医务人员表示患者的要求是他们使用抗生素的原因之一。

虽然抗生素治疗可能确实是适合这些中的一部分患者,该调查也表明可能有许多其他的的原因(很少听说过)而使用抗生素。



为什么患者主动要求使用抗生素

患者要求医务人员使用抗生素的原因有很多。在此调查中,最主要的原因是认为抗生素可以治愈疾病(85%),其次是想“好得快”(65%)。

小于一半(44%)的被调查者表示,他们希望使用抗生素的原因是因为需要“尽快恢复回到工作岗位”。



患者被告知不需要使用抗生素时的反应

在医疗社区,患者主动要求使用抗生素的传闻比比皆是,只有 1/4 的调查应答者表示,他们曾经要求医生为自己、孩子或其他人使用过抗生素。大多调查应答者认为至少有些请求被拒绝了。

但 1/3 被调查者表明,他们从来没有像这样的请求被拒绝。这些患者认为,至少他们的一些请求被拒绝是因为抗生素是不必要的。11.5% 的患者认为,在随后解释为什么药物是不必要时,如果他们再次表达非常想要这种药物,9% 的患者要求会被接受。



医生认为避免抗生素滥用最有效的措施

毫无疑问,决定何时以及在什么情况下使用抗生素,对于被调查的临床医生来说,仍然存在很大的困难。考虑到给予患者不必要的抗生素治疗的最常见的原因是诊断的不确定性,因此调查参与者表示运用多种方法来解决这一临床难题就不足为奇了。

临床医生支持更多和更好的快速诊断,改进可获得的抗菌谱,未经治疗患者人群的临床结局数据更全面,以及明确的临床指南。

临床医生还希望帮助教育患者,认为患者的教育材料和如何与患者讨论抗生素的建议能提高抗生素的应用管理。在如今非常普遍的要求快速的医疗环境中,医生表示缺乏对患者的评估时间,且对患者的教育也存在着显著的障碍。


意识教育和体制完善


1
家庭意识

自己病了紧张,孩子病了更紧张,很多时候看完医生更加紧张,结果多吃了多注射了很多药,其中最不必要的是抗生素,因为抗生素对病毒感染引起的疾病无效,偏偏人们得的常见疾病大多是病毒性疾病。



这个表是从美国CDC的一个叫GetSmart的项目里找到的,这个项目的用意就是让民众在抗生素滥用上变得聪明一点,因为很多医生滥用抗生素,其后果非常严重。


诸如普通感冒这类病属于还没有有效疗法的自愈性疾病


2
法律体制


据悉,卫生部将制定《医疗机构抗菌药物管理办法》,进一步明确医疗机构负责人是本机构抗菌药物合理使用管理的第一责任人,明确对抗菌药物实施分级管理,强化处方点评制度,对医务人员抗菌药物处方资格进行限定,加大监督管理力度。抗菌素将被分成限制类、非限制类和特殊管理类三大类,同时明确各级各类医疗机构所能够使用抗菌药物种类,并进一步规范。


此外,对于门诊、住院患者抗菌药物的使用率和重要患者抗生素的使用率,还将提出明确的指标要求。对于特殊病例,确实 需要使用医院所确定的品种和剂型以外的抗菌药物的,经过相应的审批程序,可以临时性、一次性购入药品。据悉,三级医院门诊患者抗菌药物的使用率将被要求控 制在20%以内,这一数据低于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30%的标准。